幽幽兰心

自定义日期:  从   到  最多1年

这个夏天好长

流金 前天 09:43 阅读 1957 回复 14
身上皮肤恨不得都晒成古铜色了,可高温还在继续,烈日仍然每天当空照,害得我上班比任何人都积极了,早上8点上班,我7点过点已经到了,晚上6点下班,我总是磨蹭到最后一个走。
以往的夏天,可能都是就近上班吧,不跑多远的路,所以高温烈日上下班路上的苦楚我感受不到,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今年的夏天咋就这么漫长,不知道是不是我一个人有这感受。
本来以前的工作,累是累点,但冬暖夏凉,公汽也方便。2016年那年我46岁,算是逃离,到南湖找了套公租房住,就近应聘了份工厂仓管的工作。两年多后,已近49岁的我在御隆天下买了套房子,搬回已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北湖。只剩一年半就退休了,不想再折腾另找工作,于是北湖住,南湖上班,每天来回30里路,就靠蹬我的“宝马”--一辆非常轻便的小自行车。
记得夏天即将来临时,我是做足了防晒工作的,防晒霜人家说是必备的,女儿的防晒衣、鸭舌帽放在家里不用了,不用另置,又买了顶稍大的遮阳帽、一条防晒的围脖、还网购了一个连脖子一起遮住的太阳帽……。备是备了,可真到夏天,要出力蹬车,汗不会少流,只想轻装再轻装,那些东西一样都不想上身,扔了都不想捡,关键是早上由北往南,晚上由南往北都得走挨晒的那一边。(有时蹬得汗流浃背、满脸通红时就会有个念头一闪而过:有个司机多好)
都说“一白遮三丑”,现在是指望不了了,只望夏天快点过去,高温天气别无休无止的,唉!这心情不美……

再写给ZWJ手绘

文学 07-26 13:00 阅读 4212 回复 28
    
    距离上次写那些文字已经五年半的时间,那时你上大二,现你已为人妻,快为人母了。
    前不久,你夫君让我吃穿方面不要算计,想吃啥想穿啥只管买,没钱了你们给(我谢谢你们的孝心)。
    我跟他说“说实话,我现在已经够大方了”,可他笑笑说“妈,你真的不大方?!?/div>
    然后,我把这话告诉你了,你说“跟他们家比起来,你不只是不大方,完全算吝啬”。
    那时,好多话我想说,但嘴张了张又咽回去了。
    我知道不管啥时候,你不喜欢我跟你算那些经济账,你说算给你听了你有压力。那就不算吧!我的吝啬可能算是遗传,我爸妈给子女们花钱算得上不遗余力,可一直到现在,我爸淘米的时候,看见一颗谷,都会停下来剥出米,随水倒出一粒米,他会再捡起来洗了放进锅里。说实话,虽然我自己不至于这么做,但我不觉得我爸此举夸张,我理解老人们的习惯与情怀。 
     大学毕业后,你开始自己挣钱,我知道你比我挣钱容易多了,但看你花钱的方式,我给过你建议“该花的花,不该花的尽量少花?!?nbsp;
    你那时开导我“妈,钱是挣来的,不是攒来的,钱花了才是钱,放银行里就是纸……”
    没有平时攒下的纸,哪有急需用时的那些钱?
    我知道我们之间有代沟,争论无用,但打死我也做不到那么潇洒,我得告诉你每个阶段我挣钱攒钱的不得不。
     刚跟你爸成家时,办完婚礼全部家当20块钱,那时我们都在厂里上班,住的厂里分的14平的小单间,每月工资才百把块钱,我们得挣钱生活,攒钱进产房,我老家丰乐,你爸老家石牌,那时不管到哪里,我们都不敢花钱坐客车,一律骑自行车。
    我永远忘不了怀你近七个月了,年前你爸骑自行车带我回丰乐。走到钟山,上坡他蹬不动,我跟着自行车跑,下坡太颠人,不敢坐,我还得跟着自行车跑,只能在平路上才能坐得舒服点。
    年后回石牌走亲戚,路不好走,他自行车要倒了也不吱一声,我从自行车上往后栽下来骨碌碌滚进田沟的时候,到底有多心酸…… 
     好不容易攒了点进产房的钱,已经快进产房了,因为你爸从厂里辞职,搬到外面租房住,我突然想起在北湖边买台基,那时一个台基2600元,我们东拼西凑,好不容易凑齐了。交钱时,有好心人跟村干部说了句“看人家两个娃子遭孽得没法的,你们就不能少收点???”
    于是,村里开票2400元,好歹给我们留了200元???00元进产房根本不够,我只得拿命赌了,花50元在一个从妇产科退休的老医生家生下了你…… 
     然后就是为咱们三人活着挣钱,再争取攒点。
     婚前,我是个娇娇弱弱的女孩子,婚后,我就成了无所不能的女汉子。
     厂里停产了,我跟你爸一起做过木匠。他能接着活的时候,再累,我能做得心安;他接不到活坐在麻将桌上的时候,我急死也没半点用。于是我只得跟别人学油漆,后来做着做着,油漆过敏了,我再上车给别人搬货……
    那些日子,苦也苦了,累也累了,除了盖了栋二层小楼并未攒下钱。
你读书的钱都是我在中百上班的那十年挣的,到中百应聘的时候,我跟人事说“不管多累,只要能多拿钱?!?/div>
    在中百,别人可能都是两班倒,按时上下班,我不是,我知道那时有人背后说过我“想钱想了死克的”,也有好心的同事说过“像你这么上班,换成我,白天不得闲,老子夜里就跑了”。我不,我就是需要钱,我不只是做一个厂家的导购,我还偷偷代别的厂家,在老中百我做一个代一个;在新中百,我做一个代两个,只要能拿钱,管她累不累。
    记得我跟你爸是2012年12月商量离婚的,因为那年一年到头了,他没拿回来分文,以前不管多少,不管他怎么玩,总还能拿点钱回家,我那时跟他说“你要是再这么玩下去,我真跟你过不下去了” 哪知道他却迫不及待地说“早就该离了”。
    我知道他不是奸恶之人,只想没任何压力地得过且过,在你说要学美术专业的时候,他说“想读你就读呗,供不起我们贷款也给你读?!?/div>
    我却说“我俩都全手全脚的,凭啥不努力挣钱给她读?贷款读,贷款你不还的呀?” 
    可能跟我在一起,他确实憋屈、有压力,毕竟他是家中老幺,肩上从来没担过担子,我不能对他要求过高。
    但从2013年3月份开始,我不全部担着了,你每年的学费是我的,每个月的生活费就要他出了。
等到把你大学四年的学费攒够后,我又在想给你攒嫁妆钱了,总觉得婚姻需要的是平起平坐,就算你能把自己经营得相对优秀,但娘家是你的后方,后方太空虚,终究不好。
     2018年7月,偶尔得知御隆天下有套120平装修好的房子要卖,觉得价格划算,你拿出我帮你攒的十万嫁妆钱,加上你自己的五万,我拿出我的全部积蓄,但是还差十几万,是我爸补上的,不动产证我办的你的名字,因为我就你一个姑娘,所有一切最终都是你的。
     你成家了,你说人家不是看中你的几套房,人家看中的是你这个人。
    我相信,我不试人心,也不试人性,我相信一切美好。
    你爸说没钱不参加你的婚礼,婚礼前夜,你哭着喊“妈,这个爸我不要了,你帮我找个后爸吧!”
    我知道你是一时之气,我只能付出作为妈妈的一份爱一份心,爸爸的那份我无能为力。     
    再过几个月,你的孩子就要出生了,虽然你们都说我的任务完成了,啥都不需要我付出了,但做为外婆,我会买好礼物迎接他的到来。
    现在你有一切以你们为重的慈善的公公婆婆,有待你如宝的夫君,人心换人心,愿你也尊重善待他们,好好过以后的日子。 
     我也再不会苛待我自己了,我会吃饱穿暖,有机会我也会适当出门看看,旅旅游,但钱我不会乱花,欠我爸的十几万,他不会让我还,但我得在保证自己健康生活的前提下慢慢攒钱,万一我爸病了需要用钱的时候,我不至于两手空空;需要我尽孝的时候,我不至于无能为力。

我家用水的变迁

流金 05-27 11:25 阅读 3万 回复 30
最近花16块钱网购了一个5L的饮水机桶,用它来装经过净水机过滤后的水,小小的,就像看小不点孩子一样的,特别可爱。
本来觉得不管是啥水,井水也好,自来水也好,河湖堰塘水也好,只要烧开了喝就没问题??膳鏊欠堑盟滴颐切∏淖岳此形兜?,用电水壶烧开了也不好喝。
现在的年轻人??!女婿应该从小就在蜜罐里长大的,女儿也可能淡忘了小时候跟着我们生活的艰辛。
我自己呢,虽然已说不准啥时候就老年痴呆了,现下该记的记不住,以前该忘的却忘不了,点点滴滴都烙在脑壳里了。
女儿1994年3月出生,就在她出生前半个月,我借钱在莫愁湖边的一个小山顶上买了个台基,女儿2岁时借钱盖了2间小屋,那时才搬去住,人生地不熟的,家南边不远有个堰塘,下雨积的水,附近人家洗衣服、耕牛喝水困泥都在里面,因为到山下的莫愁湖挑水太费力,我便用从老家带来的两个铁桶挑堰塘水回家了撒点明矾在水里,一般上半桶是清水,下半桶是泥,那时用水真的有用油的感觉。
后来人熟点了,就到别的老住户家挑人家的井水,人情永记。虽然人家热情地让我们用,但从山下挑一担百把斤的水到山顶上的家里对我这个不常做农活的人来说真的不容易,所以一直到自己家打井前,从来没大方用过水。
一直到2003年,还完买台基、盖小屋的账,还没多少积蓄,又借了几万块钱准备盖楼房了,才请师傅在自家院子里打井,不知道那井的准确深度到底是十几米,反正2个师傅整整挖了一个月,扣井的砖都用了几千块,记得井全部完工后,跟人家结工钱的时候,人家说“你们家算幸运的,从头到尾没出半点麻烦”,是的,挨着我们的邓大妈家跟我们差不多的时间打井,井下的师傅被上面掉下去一个小石块把头砸破了,赔医药费不说,还因为刚出水就草草扣了砖,后来水不够用,只得返工。
那以后,随时都有水用,感觉幸福指数已经高多了。
水、电、路应该是生活必须,山顶上的家被人称“世外桃源”,水、电不愁了,但没能力改变路难走的现状,待我有足够的选择时,我放弃了“世外桃源”,选择了小区,就算我觉得没必要,想必孩子们还是会装净水机的吧!

感恩与宽容

流金 03-10 10:33 阅读 6036 回复 18
看到这样几句话:记住别人的好,叫感恩;忘记别人的不好,叫宽容。懂得感恩和宽容的人,才会生活得快乐。
曾经的艰难与委屈,至今仍历历在目,提起就愤愤不平,确实是我不够宽容,这点不可取,得改。
但是,活到快五十岁,别人的好,我都点点滴滴记在心头,想起来就是满满的温暖,也尽己所能地一一回报,争取做到不亏欠、不遗憾。
只是有一件事,一直记于心、挂于口,想感谢却不知道恩人在哪。
记不清具体日期,只知道是2004年的夏天,因为2003年借钱盖房子,要挣钱还账容不得我挑剔工作的好坏,那时跟一个做批发的老板送货下乡,每天的工作时间基本都在12个小时以上,清早出门,天黑才回家。
记得那天眼看着天要下雨了,我骑上自行车就急急地往家蹬,刚修的东环路没路灯,眼里一直宽宽敞敞、干干净净的东环路,偏偏那天不知道哪个师傅拖砖掉了一块在路上,而我的自行车前轮子不偏不倚就怼到了那块砖头上,惯性让我从车把上栽下来,脸着地擦了好远,等我迷迷糊糊从地上爬起来,感觉热乎乎的血顺着脸只往下流,而我身上连张纸都摸不到,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远远地有灯光在向我这里移动,管它是啥车,我往路中间挪挪,使劲挥手,灯光停下来,是三个小伙子骑的两辆摩托车,灯光下我满脸的血可能吓到他们了,他们问“是不是撞你的车跑了???” 我说“不是的,是我自己骑自行车撞到砖头上了,你们有纸没?给点我擦擦?!?br> 现在想想真的很心酸,当他们主动提出帮我送去医院的时候,因为没钱,我只是请他们把我送到职高对面的那家私人诊所随便清洗一下算了。三个帅哥没多说话,单独骑摩托车的那个叫我快上车,他边猛加油门,边对另外二个帅哥说“我先送她去,你们帮忙把自行车扛来”。
一到诊所,我就慌忙下了摩托车,跑进去让人家帮我清洗去了,等清洗完了出来,三个帅哥已经没人影了,那时我没手机,也没想到问人家的联系方式。(因为一直血流不止,我半夜还是不得不去了人民医院)
就这样,我一直记了这么多年,也跟人讲了这么多年。今天突然想起在这里说说了。
三位小帅哥,你们在哪呢?
………………
曾经有朋友调侃我婚后虽然只生了个闺女,却是拉了一儿一女。不管怎样,现在,儿子脱手了,不用再操心他的吃喝拉撒穿戴、不用再担心他整夜不回家的时候到底在干啥、也不用管他挣不挣钱或者挣的钱都去了哪;闺女成年了,有了自己的生活,不用时刻关心她会不会不开心、是不是有钱花,她平不平安、健不健康再不是我一个人牵挂……
以前,生活所迫,不是在近虑就是在远忧,阎王殿前走过一遭后,终于学会了放手。如今,有了固定的家,家里还能养几盆花挂几幅画。有8小时内安心的工作,也有8小时外自在的享乐。以前,买瓶擦脸的都感觉是奢侈的我现在也走进了美容院养生馆。
星期天节假日,想追剧就窝在家里看它个天昏地暗,想出门可以约个伴蹬上自行车就近明显陵莫愁村莫愁湖,或者邀约三五同学相邻城市窜窜,或者报报山地车一天来回的户外。
至于吃,反正是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愿意在家做,就自己做了自己品,没人抱怨我厨艺不佳;不想做的时候,偶尔美食店,也要不了几个钱……
再到穿,以前大多是在宜昌工作的表妹收的她同事的旧衣服带回来,就算是穿过了的,但质量绝对比我自己在地摊在自由市场买的好些。现在不捡了,虽然仍不富裕,但可以自己选择最起码的店面品牌了,毕竟自己挣钱自己花,总有点结余。
………… 愿生活开心!岁月静好!





查看更多 >
武汉代孕 | 上海助孕包生男孩 | 代孕 | 途欣悦国际生殖中心 | 代孕 | 高鹰生殖中心 | 高鹰代孕 | 高鹰代孕 | 深圳新闻网 | 唐朝历史网 | 乐万星座网 | 保定新闻资讯网 | 代孕 |
  • 中共十九大精神对外宣介团访问荷兰
  •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 打造好品质 建立高标准:小罐茶赋能茶业转型升级
  • 福建:村里来了台湾设计师
  • 吉林万昌现代农业发展先导区“三变”
  • 特朗普“食言”了,美国经济增长拉响警报……
  • 广东茂名边检站开通绿色通道救助急病船员获赠锦旗
  • 邓颖超以海棠花为伴手礼出访亚欧
  • 甘肃省教育厅开展中小学校寒假违规补课专项督查
  • 广州拟招募187人从事路边停车泊位管理工作,每月到手工资不得低于3000元
  • 暑天上火,自制金银花凉茶
  • 我国在国际海底区域再获专属勘探区
  • 新疆青河县:“赶集日”点亮农牧民进城致富梦
  • 拉萨规范垃圾分类收集容器设置 引导市民精准投放
  • “坚持向前走,不能掉队”(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